他们为各自球队带来的个人能力是首屈一指的,他们带领球队从中场向前推进进攻,同时为他们的队友不断创造进球机会。

然而,他们并不是线号位球员,德布劳内作为曼城的高级“8”号球员;梅西通常在右翼活动,在那里他可以向内移动并轻松创造机会,但是在前锋身后的“前腰”位置上踢球,会限制他对比赛的影响力。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索尔斯克亚执教的2019/20赛季,当时博格巴缺阵之后,曼联中场就丢失了“出球能力”,无论是林加德、还是工兵属性的弗雷德,都没有那种一脚直塞,撕裂防守的能力。

从而导致前场和中场、前场和后场大范围失去联系,只能靠马夏尔等前锋后撤中场拿球,这也导致球离球门越来越远前场攻击威胁降低。

当时效力葡萄牙体育的布鲁诺·费尔南德斯引起了曼联的注意,他的特点是一场比赛可以传出很多威胁球,同时还可以组织进攻,并且在逼抢下也能控住球。

2020年1月,曼联以5500万欧元固定转会费+2500万欧元浮动条款引进布鲁诺-费尔南德斯,而他的表现也没有让曼联失望,给曼联提供了很多的帮助。

来到曼联后,这位传射俱佳的中场,迅速取代了后期伤病略显频繁的博格巴,成为曼联的中场核心。

在前场进攻端,能提供关键传球,威胁传中,进球,是名副其实的进攻发动机;在后场防守端,他极大地分担了弗雷德的传递球压力,使得后者更加专注于防守端的拦截,抢断,跑不死的属性全部运用到防守上,极大地提高了曼联的中场拦截能力。半个赛季贡献12球8助攻,完全盘活了曼联的进攻。

在2020-21赛季,曼联攻击型中场以出色的表现收官,这位葡萄牙人在37场联赛中攻入18球,助攻12次,成为球队的头号射手和助攻者。帮助曼联获得了联赛的第二名,在欧联杯当中打入了8球,成为了欧联杯的最佳射手,同时帮助曼联杀入到了欧联杯的决赛。

当时的曼联球迷,会亲切的称呼布鲁诺-费尔南德斯为“大B哥”,也一度让球迷看到曼联复兴的希望,视其为曼联未来组建球队的核心。

这位27岁的中场球员是球队每次进攻的发起点,因此他被赋予了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的自由,但同时,这导致他被视为高风险高回报类型的球员。

但随着时间推移,他在球队越发缺乏位置感,缺乏关键的传球,缺乏对比赛的阅读力的弱点就暴露出来了。

上赛季曼联成绩不稳定、索尔斯克亚黯然下课,费尔南德斯在球场上的表现也愈发难以让球迷满意了,在费尔南德斯场均2.8次关键传球的背后,是他每场比赛频繁的丢失球权。

无论是作为一名得分手还是一名创造者,他都缺乏信心,在36场联赛中只打进10球和6次助攻,当然,队友不给力也是一方面因素,因为他为队友们送出22次威胁球,其中一些绝对应该是可以打进。

费尔南德斯此前在朗尼克执教的2021/22赛季下半段就表现出了挣扎,这是因为布鲁诺费尔南德斯承担了原来博格巴的部分职能,很明显,他的对抗能力不如博格巴、他的持球推进能力不如博格巴,他需要拉什福德回撤进行推进、他需要双后腰更加贴身的保护。

这些缺点导致人们对他在控球型球队“生存”产生了巨大的怀疑,早在新赛季初期,就有很多关于他是否适合新主帅滕哈格计划的一系列讨论。

而在0:4输布伦特福德后,对于曼联球员的发挥,阿邦拉霍说道:“所有人都把批评的矛头指向马奎尔、C罗、拉什福德、桑乔等球员……但在我看来,布鲁诺-费尔南德斯看起来就是最糟糕的队友,他总是向队友摊手抱怨,这是他一直以来都在做的事情,我不能在他身上看到任何积极的东西。”

加盟曼联2个半赛季以来,B费都被安排踢4-2-3-1阵型里的攻击型前卫,在索尔斯克亚时代,B费在这个位置上充分发挥了强大的后排插上进攻能力,在进球和助攻两项数据上都成为队内翘楚。

一直是曼联射手榜前三名的球员,每个赛季的进球数都超过了助攻的次数,以至于B费越来越像曼联影锋,他需要球权来证实自己的存在。

如今,在滕哈格执教下的曼联,战术体系已经开始变化了,桑乔、达洛特开始在右边路的肋部产生化学反应,拉什福德、左边后卫开始在左边路拉开宽度,曼联的前场其实已经不太需要B费提供像双刃剑一般的传球了,滕哈格给予B费赋予了一个新的角色:无球跑动的串联、接应后场出球交给前场。

但滕哈格错了,让B费去持球推进并不适合,事实为证,他在高速运动中的处理球能力是非常差。

在对阵布莱顿的比赛中,有一个例子表明,费尔南德斯的决策失误和时机不佳的传球导致球队进攻失败。

图为费尔南德斯给埃里克森力量不足的传球,迫使接球者后退放慢速度等球,而不是领球向前跑。

在几秒钟后,如下图所示,埃里克森放慢脚步获得控球权,但这也让这让三名布莱顿后卫迅速回防到位对他施加压力,迫使他在有限的角度上采取非常困难的射门。

不仅如此,在整个比赛中,费尔南德斯有21次失去了控球权,未能为他的球队创造明确的机会,并且在他唯一的一次射门中,也没有能命中目标,他在禁区内的尝试远远超出了横梁。

赛季两连败,这种表现并没有让老特拉福德的忠实球迷感到惊讶,这是他们近年来已经习惯了的。

前葡萄牙体育主帅卡洛斯·卡瓦利亚尔此前曾在2020年表示,这位27岁的中场球员不是真正的“十号”球员。

他向天空体育建议:“他射门,助攻,传球和任意球。但他不是10号球员,他是8号球员。”

此外,朗尼克在2022年1月底以3-1战胜布伦特福德之后,对费尔南德斯也说过类似的话。这位前临时教练说:“我认为对他来说,这比被钉在十号位置上更好(打八号位),因为他可以在球场的不同区域发挥作用,而不仅仅是球场的中心位置。”

教练可以进行战术调整,以充分利用球员,或者球员可以尝试适应主帅的标准,这需要看滕哈格如何做出改变。

在此基础上,这位葡萄牙中场球员在未来几个月内可能不会经常成为常规首发,这是滕哈格的4-2-3-1阵型无法适应他的一个特征。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