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7月16日至2023年1月2日,展览“迪戈·里维拉的美洲”(Diego Rivera’s America)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举行,呈现这位墨西哥艺术家的150幅油画、壁画和素描。展览聚焦里维拉在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之间的创作,彼时他将壁画视为社会变革的“武器”,表达出希望墨西哥与美国边境两边的“泛美统一”的愿景。值得一提的是,展览中,一幅著名的《泛美统一》原作将作为核心作品展出,这幅壁画去年经过一块块的拆解搬运,抵达美术馆中,画面上集结了南美到北美的诸多经典形象。

迪戈·里维拉(1886—1957)生于墨西哥瓜纳华托,墨西哥著名画家,曾促进墨西哥兴起墨西哥壁画复兴运动。他与著名女画家弗里达·卡罗(Frieda Kahlo)的爱情故事广为流传,而他自己作为激进的活动家,在墨西哥与美国多地也留下了一系列抒发其政治主张与对社会看法的壁画作品。

《泛美统一》1940年,在旧金山金门世界博览会上,墨西哥艺术家迪戈·里维拉(Diego Rivera)面对观众完成了壁画《这个大陆上南北艺术表达的结合》(Artistic Expression of the North and of the South on This Continent),后来以《泛美统一》(Pan American Unity)为名广为人知。在7个月的时间里,他和助理们在10块钢框架水泥板上填满了阿兹特克金字塔和哲学家,托马斯·爱迪生与亨利·福特,在工厂、矿井与田野里苦干的工人的图像。这些来自美国与墨西哥边境两边的历史、政治和劳动标志体现了里维拉将美洲视为一个整体的愿景,它们凭借共同的原住民文化与随后的殖民历史而与欧洲分隔开来。“我所说的美洲,包括了南极和北极两地冰障之间的领地,相比之下,你们用铁丝和边防部队组成的障碍是微不足道的。”1931年,里维拉说道。

《卖花姑娘》,1926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San Francisco Museum of Modern Art),《泛美统一》将成为展览“迪戈·里维拉的美洲”的核心作品。这场展览集中呈现作于20世纪20年代至40年代的150幅壁画、油画和素描,展览策展人詹姆斯·奥列西(James Oles)介绍道,彼时“里维拉与许多在墨西哥的艺术同僚将艺术视为社会变革的一种武器。”这是以该主题展开的首个大型里维拉研究展,聚焦艺术家在这一时期最突出的兴趣:母亲们的日常生活,劳动者与原住民,他的政治象征,他对于跨边界团结的愿景。展览的展出作品来自私人收藏以及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本身的馆藏——后者是世界上收藏里维拉作品最多的机构之一,不少此前鲜为人见的作品将在展览中亮相,此外,里维拉与海湾地区的关系过去常常被忽视,此次也会被强调。

《祭品》(The Offering),19311931年,当里维拉与弗里达·卡罗第一次抵达加利福尼亚时,他形容那“对我而言是墨西哥与美国之间理想的中间地带”,他所说的地方原先是墨西哥的土地,农业与工业在那里相遇。里维拉的作品描绘了当地的农民和矿工,而展览中还有一些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展现了他与卡罗在当地与他人建立的深厚友谊,其中包括旧金山摄影师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为里维拉拍摄的一幅肖像。里维拉的作品深受当地赞助人Albert Bender与William Gerstle的喜爱。展览也没有忽视这位公开立场的者与富有的藏家以及实业家交往中的矛盾。里维拉“仰赖又始终抵抗着使他的作品得以实现的赞助制度,”奥列西在图录中写道。

《卢佩·马林的肖像》(Portrait of Lupe Marin),1938《泛美统一》是里维拉在美国完成的最后一幅壁画,也是他最大的一幅可移动壁画。去年,作品从位于旧金山城市学院的存放地一块一块地被搬到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将借展至2023年。奥列西在图录中写道,“正是在墙上,我们发现了作为活动家的里维拉,他用公共艺术来揭露那个时代的政治危机和道德败坏。”里维拉的壁画也是他最激进的构图作品,策展人补充道,“如果说一幅立体主义作品想要让我们同时看到一张面孔在不同时刻的不同角度,那么迪戈·里维拉的壁画是全盘否定了文艺复兴的视角,从不同的时刻、以不同的角度在看待历史和文化,这在现实生活中是无法观察的。”展览从2022年7月16日至2023年1月2日在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举行,2023年3月11日至7月31日巡展至水晶桥美国艺术博物馆(Crystal Bridges Museum of American Art, Bentonville)。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