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伦·麦凯恩果然没有说错,上个月在上海接受本报记者专访的时候,他就预言自己不会得到布克奖,而评奖委员会在当地时间10日公布的今年布克奖短名单中,麦凯恩也被成功“淘汰”。“我觉得布克奖更多时候会颁给英国化的小说,而我在很多人眼中已经美国化了。”而以《收获》入围六人短名单的吉姆·克雷斯被英国很多评论认为是短名单中最具获奖希望的作家。

除了克雷斯,另外5位从13人长名单突围进入短名单的作家分别是:露丝·尾关《时间的故事》、茱帕·拉希里《低地》、埃莉诺·卡顿《发光体》、科尔姆·托宾《玛丽的自白》和诺维奥莉特·布拉瓦约《我们需要新名字》。长名单中两位曾经入围过布克奖短名单的托宾和克雷斯都顺利再次进入到了短名单,其中托宾分别于1999年和2004年凭借《黑水灯塔船》和《大师》两部作品入围,克雷斯在1997年凭借《隔离》入围。克雷斯今年在完成新作后宣布封笔,或许这也是让英国评论倾向于他会最终得奖的原因之一。

而今年入围短名单的人选也非常多元化,其中包含了好几位移民作家。入围者最年轻的是年仅27岁的女作家埃莉诺·卡顿,她1985年出生于加拿大,13岁随家人移居到新西兰。她因处女作《彩排》一举成名,囊括诸多奖项。《发光体》的故事发生在1866年的新西兰西海岸,淘金热正酣,同一天里发生的三件大事看似巧合,背后却暗藏玄机,这本小说的英文版有832页之厚。不过在以往布克奖的历史中,新生代作家获奖的概率很低,2008年印度作家阿迪加以《白虎》获奖成为当年的黑马。

出生于1967年的拉希里是孟加拉裔美国女作家,出生于伦敦的一个孟加拉裔印度移民家庭,3岁时随父母移居美国。1999年她的小说集《疾病解说者》获得普利策小说奖,2008年她又凭借小说集《不适之地》获得奥康纳国际短篇小说奖。她入围的小说《低地》将目光对准印度的街道,满是风信子的池塘和落日的余晖,在这里成长起来的兄弟俩走向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今年入围短名单的还有另外两位女性作家,她们同样有在西方留学或是混血等多元背景,32岁的布拉瓦约是津巴布韦女作家,她在美国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学业。《我们需要新名字》讲的是10岁女孩琳达在脆弱又暴力的津巴布韦成长的故事。出生于1956年的露丝·尾关是日美混血,她在日本读完了日本文学后重返纽约,2010年她获得了禅宗僧侣资格。小说《时间的故事》中的故事从与露丝同名的女孩在海岸上捡回的一本日记开始。

短名单上仅有的两位男作家目前却被认为最终获奖的可能性最高。有趣的是,托宾的这本《玛丽的自白》只有3万个单词,104页,是布克奖短名单中最短的一部小说。有人拿他和此前获奖的朱利安·巴恩斯做比较,巴恩斯曾经说他把布克奖当做买彩票,而他本人在“买了”4次彩票后才中奖,人们却认为,他最终得奖的作品也不见得就比之前的更好。在此前接受布克奖官方采访时,托宾说写这部小说时他只顾着为这本书找到准确的基调,他还透露自己最喜欢的以往得奖的作品是纳丁·戈迪默的《自然资源论者》。

写《收获》的克雷斯大概是短名单中相对最“正统”的一个作家,他1946年出生于英国,曾经获得过惠特布莱德图书奖小说处女作奖、《卫报》小说奖以及戴维·海厄姆小说奖等多个奖项。《收获》讲述了一个黑暗的故事,夏末的庄园燃起熊熊大火,故事才刚刚开始。

尽管最终的获奖名单要在10月15日才公布,但中国读者也已经在网络上各自站队。上海译文的一位营销编辑喊出“茱帕!必胜!”后,另一位上海媒体人接着喊道“托宾必胜”。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