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如今对他一生中众多身份角色的简介,然而对于全球数以亿计的“戒迷”们而言,

凭借《魔戒》三部曲、《霍比特人》以及《精灵宝钻》等诸多闻名于世的严肃奇幻文学作品,托尔金即便故去数十年也依旧名列《福布斯》的作家收入榜单。

而由彼得杰克逊执导,根据《魔戒》三部曲改编创作的《指环王》系列电影更是在全球狂揽近30亿美元的票房,并获奖无数,成为奇幻类型电影的巅峰之作。

如果再加上九年以后,由彼得杰克逊及原班人马制作的《霍比特人》三部曲电影。整个“中土世界”几乎收获了六十亿美元的票房,这样的成就是许多好莱坞电影可望而不可及的。

时隔多年之后,当沉寂已久的“中土世界”再度传来《指环王》系列小说即将被亚马逊制作成电视剧的好消息同时,由20世纪福克斯投资制作的《托尔金传》电影也终于和观众们见面了。

早在2013年,20世纪福克斯就决意拍摄一部聚焦托尔金人生故事的电影作品,然而一直苦于找不到合适的导演和制作班底。

最终,在福克斯即将被彻底收购和兼并的2018年,芬兰导演多姆卡如库斯基被最终确定为电影导演,由此开始了电影的正式拍摄。

《The Wrap》杂志甚至评论道“《托尔金传》将一位“20世纪伟大艺术家”的故事讲得矫揉造作,令人尴尬”。

如果说,这样的评价还不至于让人无法接受,那么托尔金的家人和遗产委员会则给了这部电影以致命一击。

他们表示,这部电影“没有认可,没有授权,没有参与电影制作”,基本上就是“三无产品”。

抛开一边倒的媒体评论和充满保守意味的托尔金后人及其遗产委员会,《托尔金传》真的拍的那么不堪入目吗?

电影虽然没有全景展现托尔金作为一代文豪的漫长一生,但是它聚焦于托尔金鲜为人知的早年人生历程,为观众们展现了托尔金的亲情、友情和爱情世界,以及这位文学家是如何一步一步开启自己的文学创作之路的。

显然,即便《托尔金传》在情节张力和故事纵深上有待加强,却也不失为一部具有可看性的人物传记电影,特别是电影极具深度的场景描摹和心理刻画,很是令人印象深刻。

电影开头,战火纷飞中跃起的黑马骑士、在孤独中执著向前的白马骑士,一场生死对垒似乎即将在观众们面前徐徐展开……然而,在病榻之上恍惚间睁开双眼的男主和银幕上“第一次世界大战,索姆河”的字样却让观众们认清了眼前的事实:这并不是一部奇幻类型电影。

但是这部电影却为观众们,特别是那些深深为中土世界着迷的观众们展现了《魔戒》和《霍比特人》中那些幻想的来源。

首先是电影开场回忆中,那艳阳高照、绿茵遍地的英格兰乡间,幼年托尔金和一众小伙伴在这里酣畅淋漓地玩着战争游戏,显然这就是后来《魔戒》和《霍比特人》故事中,霍比特人家乡的灵感和原型。

托尔金母亲给孩子们所讲的故事中,那一条凶猛无比的恶龙显然在数十年后演变成为了《霍比特人》中的恶龙史矛革。

而托尔金与伊迪丝的爱情历程则为他后来创作精灵,编写《贝伦与露西恩》的凄美爱情故事作了铺垫。

正如托尔金晚年在写给儿子克里斯托弗的信中,如此描绘“在约克郡的鲁斯附近,她曾在一小片开满了野芹花的林中空地上翩然起舞。”

当年《魔戒》系列电影中堪称史诗般的战争场面,使得导演彼得杰克逊从无名之辈瞬间一跃成为了好莱坞为数不多能够驾驭大场面的名导。

但他的成功其实是建立在原著作者托尔金的文字描绘基础之上的,与其说这是电影本身的成功,倒不如说是源于对托尔金幻想的完美呈现。

而人们就要问了,一个大学教授哪来的这么多奇思妙想能够构架出这么多惊心动魄的战争情景?对此,电影给出自己的答案,托尔金在一战中残酷而血腥的战地经历几乎就是《魔戒》中黑暗魔多、半兽人战争的翻版。

电影有这样一个俯视镜头,身陷慌乱之中的托尔金误入血潭,在血潭之外是一圈又一圈不断堆积绵延的尸体。

经历了幼年丧父的托尔金和他的家庭面临着严峻的生存危机。即便内心充满了不舍和难过,但在母亲的真情感染下,在紧紧的拥抱之中,一句“心安之处即是家”依旧使得托尔金毅然和母亲一同踏上了背井离乡的路程。

伯明翰作为当时英国的工业重镇,黑暗的工业气息和钢铁锻造的声音不绝于耳。在这里,托尔金一家的住所从乡间别墅变成了排房房间,生活的艰难可见一斑。

但是即便是在这样的处境之中,托尔金的母亲依旧没有在孩子们面前展露生活中残酷的一面。

当夜幕降临,在昏黄的灯光下,结束疲惫一天的母亲开始绘声绘色给孩子们讲起古老的神话故事。可以说,母亲是托尔金的启蒙老师,如果没有这样一位伟大的母亲,数十年后的托尔金毫无疑问是创作不出像《魔戒》一般饱含深情的作品。

母亲在讲故事过程中对死亡的理解,幼年的托尔金不甚了了,不过多年之后面对扑面而来的毒气和子弹时,他显然将母亲的教导铭记于心。

影片中对于母亲角色的离逝虽然没有花费过多的篇幅,但是对托尔金的未来意义重大。

这个悲痛的经历使得幼年的他在黑夜中毫无倦意的望着天花板上此起彼伏的黑影,不住地思考是什么夺走了母亲的生命。

正如影片所表现的那样,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能萦绕心头的噩梦幻象后来在少年托尔金的笔下逐步幻化成了后来作品中的邪恶力量。

在托尔金的经典巨著《魔戒》中,他创作了以佛罗多为首的四个霍比特人形象,这四个旅伴坚毅勇敢,团结友爱,最终从四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变成了整个中土世界鼎鼎有名的英雄。

看过小说或电影三部曲的粉丝们一定会十分好奇,托尔金是从何处得来的灵感,能够创作出如此具有真情实感、栩栩如生的人物?

相比托尔金成为教授后,与《纳尼亚传奇》作者CS刘易斯所结下的友谊,托尔金早年和几位挚友的深厚感情无疑要更加纯真,富有活力。

很难想象,失去双亲,寄人篱下的少年托尔金如果没有在学校中结识几位铁杆哥们,收获可贵友谊与万丈豪情,是否还能成为后来那个享誉世界的文豪。

在短暂而又漫长的学生时代,托尔金和他的朋友们志同道合地成立了“T.C.B.S”:一个属于他们的兄弟会。然后就开始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兄弟情。

后来的他们,无论发生什么样分歧和争吵,高喊一句“赫尔海姆”,就能解决所有的问题,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彻底将他们分离。

逝去挚友和友谊给托尔金带来的影响无疑是极其深刻的,所以在后来的《霍比特人》与《魔戒》中,托尔金不惜花费大量笔墨去描摹笔下主人公之间真挚的友谊,以此表达对早年逝去友谊的缅怀。

从幼年时的初次邂逅到后来的有情人终成眷属,一代文豪的爱情故事贯穿整部电影的始终。

失去母亲之后,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环境的幼年托尔金显得腼腆而又内向,但是与漂亮女孩伊迪丝的意外相遇却使得他逐渐开朗。

初次相遇,同为房客,可伊迪丝演奏钢琴时,托尔金躲在墙后遮遮掩掩的偷瞄和紧张神情无疑让观众们看到了怦然心动的感觉。

随着两个人的进一步深入了解,伊迪丝和托尔金渐渐向彼此敞开了心扉,同为孤儿的家庭不幸让他们相比其他同龄人能够更容易走进彼此的内心。

渐入佳境后的托尔金相比初次见面时的青涩脸红,开始了自己独特的学霸式撩妹。

一般男孩和女孩出来约会,地点还是在那种特别高级的餐厅,会聊什么呢?或许是美食、珠宝、旅行……但我们的主角托尔金却是咦哩哇啦地和伊迪丝说一堆自己独自创立的语言。

伊迪丝虽然没有像托尔金一样长期语言,但是她却在无意间为托尔金指引着正确的方向“美好的词并不是因为发音而美好,而是因为它们本身的含义。”

刻骨铭心的爱情永远不会是一帆风顺的,如果说两人间的小吵小闹还不值得一提的话,那么托尔金受到监护人约束不能和伊迪丝见面的事实则意味着爱情破裂的开始。

很快,在以牺牲爱情的代价之下,托尔金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牛津大学,只不过不久后被强制退学的坏消息加上伊迪丝订婚的残酷现实,让他痛不欲生。

但正如好友乔佛里对他说的那般,“爱一个不论何种原因不能回应你感情的人是很痛苦的,但如果你听诗人的,或许那种爱有别样的美。”

在挚友们的开导下,托尔金走出了阴霾,学会坦然面对生活的同时,最终收获了爱情。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