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明:,,,。详情

迈雅(Maiar)是J.R.R.托尔金的小说《精灵宝钻》系列中虚构的世界一个种族。单数是Maia。他们是从伊露维塔的意念中诞生的爱努,与维拉同类,但力量与等级次于维拉。他们被称为迈雅,意思是“维拉的下属”,是他们的仆从和助手。迈雅原先是爱努,帮助维拉塑造阿尔达。虽然迈雅的数目极其庞大,但并不是每一位迈雅都被命名。

魔苟斯·包格力尔(Morgoth Bauglir),即米尔寇,他是维拉之王曼威·苏利牟的兄弟,在独一之神伊露维塔的思维与曼威同出一源,为首生的爱努。创世之乐中,两度破坏乐章。魔苟斯是最强大的爱努。他被赋予了所有维拉的能力的一部分。他的实力强大到可以多次打乱爱努的大乐章,同时也能够控制和统治其他的爱努。就这样,魔苟斯在骄傲中堕落了。“魔苟斯”这个称呼最早由诺多族的王子费艾诺使用,在昆雅语中意为“黑暗大敌”;“包格力尔”意为“强迫者”“强势者”。而他最初的称呼“米尔寇”意为“强大的”。魔苟斯声称自己是“阿尔达命运的主人”,并称自己是天地万物合法的君主。他的追随者是阿尔达中力量强力的一群,包括勾斯魔

在托尔金的小说《魔戒》系列中,迈雅可以说是伊露维塔在时间开始之前的第一批创造,他们各个都是饱学之士,且具备极其强大的力量,与维拉同类,但力量和等级次于维拉。迈雅有很多,远比维拉要多。有的迈雅在阿曼化做人形(如五位到中洲的巫师),事实上他们没有固定的形状,也没有性别(不成人形的如索隆)。

迈雅的故事罕为人知,甚至维拉也不注意他们。但迈雅确实才能卓越,又具有力量。维拉们派下5位迈雅去中洲世界帮助那里的生灵,他们是类似于次神的存在。其中有最著名的有欧罗林olórin(白袍、灰袍甘道夫)、库茹尼尔(白袍萨茹曼)、褐袍拉达加夜赠嚷院斯特,蓝袍摩列达和蓝袍罗密斯达奴。在维林诺,维拉之首曼威在精灵及人类最后联盟反抗索隆失败之后,决定派五名使者到中洲大陆。这些迈雅力量与索隆相当,他们穿着人类的肉身,自称伊斯塔力(巫师)。

那些的当中一个是库路牟(即以后的萨茹曼),一名强而有力的爱努(有如索隆)。迈雅是比维拉次一级的天使。当初他们是爱努,在阿尔达存在之前,他们被伊露维塔创造了。库路牟(萨茹曼)是唯一自愿前往中洲大陆的迈雅。欧罗林(甘道夫)是接受曼威命令,前往中洲大陆。萨茹曼对甘道夫的嫉妒由此开始。当维拉瓦尔妲属意榆剃姜欧罗林去作为第三位伊斯塔力前往中洲大陆,但欧罗林却说:“我不是第三位”。萨茹曼由于是与拉达加斯特同行,导致他蔑视后来到达中洲大陆的巫师。

迈雅都是很优秀的贤者,其中最具能力之一的当属索隆。他原为维拉之一奥力的手下。魔苟斯影响世界的远古时期,索隆成为了魔苟斯最强大的手下。他还被称为“凶恶的戈沙乌尔”。他几乎参与了魔苟斯干的所有坏事。索隆十分狡猾,很有谋智。精灵都惧怕他。

当魔苟斯被推翻,中洲第二纪元开始后,索隆开始影响中洲,他的势力很大,驱使奥克为他效力,成为了中洲所有自由之民的敌人。索隆的野心与骄傲俱长,他开始穿起恐怖的盔甲,以君王的形象出现。

索隆所取得的最高成就便是乐乐与精灵合作打造了魔戒。这些魔戒都拥有统治一个种族的力量,而索隆则秘密打造了至尊戒。第三纪元结束之时,索隆被中洲的人类打败,至尊魔戒被毁。直到1000年后,他的灵魂才重返中洲。

甘道夫的外形取材自北欧神话中的奥丁形象,甘道夫当初作为一个老人出现,拥有灰色胡子,灰色斗篷(乃局备微大概对应自己灰袍甘道夫名号)和一顶蓝色尖帽子。虽然一些人知道他的实质,但其他人错误地认为他只不过是普通魔术师。有些人也以为甘道夫是精灵,但他与精灵实在不同,精灵永远青春,甘道夫一开始就是老人。

甘道夫在西方维林诺时的名号为欧罗林 Olórin,跟随曼威和瓦尔妲,他居雅才炼住在罗瑞恩花园,本身是涅娜的弟子,常常跟随涅娜到曼督斯堡垒,聆听亡灵之话语,从中得到智慧。

在《精灵宝钻》中提及,虽然他喜爱精灵,但在当时维拉对中洲大陆不闻不问的政策下,只好隐形往来其中,要不是就以跟他们相同的模样出现,精灵不知道自己内心突然看见的美景或智慧原来是来自于他的激励。

当努门诺尔灭亡,索隆依然在中洲大陆作恶之时,曼威决定派五名棵战定与索隆实力相当的迈雅前往中洲大陆协助和鼓励精灵和人类对抗索隆。但当时只有库茹尼尔(萨茹曼)自愿承担这个任务,于是曼威另找四位迈雅承担任务,欧罗林是其中之一。他们化身成人类的老人,自号伊斯塔力,本身的能力受到限制,过去在维林诺的记忆也变得模糊不清。欧罗林是最后一个到达中洲大陆的伊斯塔力,当时他乘船到达灰港岸,奇尔丹迎接他到来。奇尔丹看出欧罗林将来成就非凡,于是将手上的火之戒纳雅送给他。

萨茹曼实际上不是人,甚至精灵也如同人类般的怀疑他的真正身份。他其实是穿著人类肉身的迈雅,是维拉大地之神奥力之下属。因此,他的生命是不朽的,而且力量极端强而有力。虽然被人类肉身限制住,但他最明显的力量是知识和他的声音。

然而甘道夫重生后,文本没有说明清楚萨茹曼的力量是否转移到甘道夫身上,还是甘道夫额外增加了力量。当甘道夫返回晋升为“白袍甘道夫”,他能随意召唤萨茹曼,甚至废去他所有力量。

第三纪元,萨茹曼带同拉达加斯特从维林诺出发,但萨茹曼途中独自到达中洲的灰港。只有造船者奇尔丹知道他的身份和起源。他随后连同两名蓝袍巫师Ithryn Luin进入了中洲大陆东部,在一千年以后只有他独自返回到了西部,而两名蓝袍巫师不知去向。

在第三纪元2759年,萨茹曼定居在艾森加德,那里是刚铎摒弃之地,此举受到刚铎宰相的允许。他在那里使艾森加德变为西部自由土地最重要的防御之一。在艾森加德,也许是不幸,他发现了一枚帕蓝提尔(真知晶石)。萨茹曼从真知晶石中,得知古代努门诺尔阀套府、刚铎和墨瑞亚的事情,希望从中得知打造魔戒的办法。

在第三纪元2850年,甘道夫亲自进入多古尔都,证实了那邪恶的存在的确是索隆重临。甘道夫提议进攻多古尔都,萨茹曼起初反对,希望通过索隆引出至尊戒。但在得知索隆对至尊戒下落的掌握程度后,他同意白道会对多古尔都的进攻,并亲自制定计划。在第三纪元2941年,白道会将索隆驱逐出多古尔都。 或在这时候萨茹曼开始研究打造魔戒的方法,他似乎参考诺多族一部分的工艺技巧,并且创造了他的“力之戒”。他的力之戒力量与精灵三戒差不多,但与至尊戒相差甚远。索隆假意自多古尔都撤退,趁机回到魔多建立根据地,并公开自己的身份。在魔多,他通过米那斯伊希尔的真知晶石联络萨茹曼,萨茹曼慢慢屈服在索隆意志之下,成为了魔多的秘密盟友,假意与魔君联合。

萨茹曼从没有显露他真实的意图,直到甘道夫前来,告诉他至尊戒的发现和所在地点。他然后改变自己原来的颜色,并自称彩袍萨茹曼(Saruman of Many Colours)。甘道夫拒绝加入他,他就将甘道夫囚困在艾森加德。甘道夫后来逃脱了,并且将萨茹曼的倒戈告知白道会。甘道夫在埃尔隆德的会议期间,提及萨茹曼的魔戒。 这时萨茹曼又再背叛了他的新盟友索隆,对戒灵说谎,萨茹曼派自己的人脉前往夏尔,但戒灵也成功截获了所需的情报,不过弗罗多·巴金斯一早就带同至尊戒离开,他们扑都了空。

萨茹曼的间谍打算拦路抢劫弗罗多,他又派佞舍腐化洛汗。甘道夫召集大军在海尔姆深谷大战中得到胜利,伊奥梅尔停止了对艾森加德的袭击,而艾森加德由恩特击破。萨茹曼明白自己完全地被击败了,他曾考虑后悔他的行为,但在最后一分钟不由他作主。他仍然希望能以某种方法逃脱。萨茹曼做了最后的挣扎,用声音诱惑洛汗国王希奥顿和甘道夫,但他失败了。 在囚困期间,他设法说服了恩特,放他离开欧尔桑克塔。这证明了他的声音魔力仍然在。他然后去了夏尔,最后控制了夏尔,但他的仆人佞舌亦背叛了他。在第三纪元3019年11月3日,萨茹曼与佞舌争执中,佞舌用小刀割破萨茹曼的喉咙,萨茹曼被杀。

萨茹曼作为迈雅,虽然丧失法力,但不会真正死亡,他的精神丢失了形状(很像索隆败亡了后),他的灵魂应该返回曼督斯的厅堂。但《魔戒》一书暗示,维拉拒绝萨茹曼返回维林诺。我们推测他的精神无力地漫游中洲大陆,直到被人们遗忘。

他是最广为人知的迈雅之一,在第三纪元他以伊斯塔力(巫师)的身份暗助反抗索隆的中洲势力;在中洲大陆各地,不同的种族对他有不同的称呼,拉达加斯特是北方人对他的称呼,人称褐袍拉达加斯特。

在《霍比特人》中,记载拉达加斯特是甘道夫的好友,他居住在黑森林西部的Rhosgobel,是动物的朋友。

拉达加斯特如其他伊斯塔力般,自第三纪元初从维林诺乘船到中洲大陆,他在维林诺时称阿温代,昆雅语中意思是「鸟之友」。他原先跟随维拉植物女神雅凡娜,与萨茹曼一同乘船到中洲大陆。

拉达加斯特受到萨茹曼欺骗,将甘道夫叫去艾森加德,他本身不知道萨茹曼是叛徒。甘道夫临走前委托他派出动物间谍们跟踪戒灵的动向,并将情报直接送到艾森加德。后来他派巨鹰之王格怀希尔传递信讯之时,发现甘道夫被困在欧尔桑克塔顶层,才知萨茹曼做的“好事”。

托尔金的书中再没有记录拉达加斯特的下落,他可能被中洲大陆的花鸟虫鱼迷住了,忘记自己的任务,流连忘返。也许他有一日会记起自己的身份,而维林诺大门一直为他打开。

在《霍比特人》电影版中,他起到了重大作用。但是在原作中这位乐观的迈雅仅出现于甘道夫的回忆和讲述中。

他是最广为人知的迈雅之一,在第三纪元他以伊斯塔力(巫师)的身分暗助反抗索隆的中洲势力。人们惯称他为“蓝袍罗密斯达奴”。

在《魔戒》中,他只被萨茹曼暗示过,有“五位巫师”现世过。在《失落的传说之书》中,则有较多的记载,罗密斯达奴原本是住在维林诺的迈雅,昆雅语名字为帕兰多

托尔金在信件中表示,罗密斯达奴进入中洲大陆东部后,可能任务失败了,或堕落了。不过托尔金后来改变设想,给了他在中洲大陆使用的名字“罗密斯达奴”,意思是“东方救星”

,说他不是第三纪元到达中洲大陆,而是在第二纪元1700年那时同格罗芬德尔一起到来。他使命仍然是前往中洲大陆东部,减弱索隆力量对东方人类的影响。虽然罗密斯达奴的使命失败,但对第三纪元索隆败亡仍然有深切影响。

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免费)参与修正。立即前往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