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太阳的招牌明星,德文•布克本赛季继续稳定进步,场均贡献19.9分。也许在五年后,当人们评价2015届新秀时,布克会和唐斯、波尔津吉斯并驾齐驱。布克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离不开他父亲梅尔文•布克的倾心栽培。

几乎是在德文•布克来到密西西比州上高中的第一天开始,父亲就担心他会收拾行李回到密歇根。

梅尔文•布克是前NBA球员,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说服儿子离开母亲,来到自己身边兑现篮球梦。但这对一个15岁的孩子来说并不容易,当时小布克一度想回密歇根。“记得上学第一天,我把他送到学校。接他放学时,德文说的第一句话就是:‘爸爸,我对这里真的不适应。’”

1996年10月30日,德文•布克出生在密歇根州大急流城。他的父亲梅尔文是一个黑人球员,1995-96赛季为CBA(大陆篮球联盟)的大急流城队效力,母亲维多利亚•古铁雷斯则是墨西哥裔美国人。他们一直没有结婚,由于梅尔文要打职业篮球,布克是由维多利亚一手养大的。

布克是在密歇根州的格朗维尔小镇长大的,那里位于大急流城郊区,约有15000名白人。每到夏天,他都会和父亲回到老家密西西比州的莫斯波因特,那里居住着13000名黑人,犯罪和贫困是那里最严重的社会问题。

“她做到了,我亏欠她很多。”梅尔文说,“从小布克八个月大的时候,他每个夏天都能和我团聚。”

梅尔文在莫斯波因特高中上高三时,场均可以轰下28分,之后就读于密苏里大学。他当时身高1米85,打的是控卫,大四时,他获得了由《》评选的“全美第二队”的提名,并以场均18.1分、4.5次助攻、投进两个三分球荣膺八校联盟年度最佳球员。

“我听过很多人谈起他。”布克说,“从我上八年级开始,我亲眼看到无论走到哪里,大家都知道他,喜欢他。”

不幸的是,在1994年NBA选秀会上,他没有得到任何球队的垂青。梅尔文非常失望,虽然个子不高,但他得分劲爆,或许更适合今天的NBA。

“那个选秀夜实在太糟糕了。”梅尔文说,“我以为我肯定能被选上,直到今天我都想不通——一个获得全美大学第二队提名的家伙,怎么会无人问津呢?”

之后,梅尔文为两支美国小联盟球队哈特福特野猫和匹兹堡食人鱼队效力,并两度短暂为大急流城队打球,后来他线场比赛,之后被老鹰裁掉。1996-97赛季,他又先后为掘金和勇士打了5场和16场。

梅尔文总共打了32场NBA比赛,场均上场17.5分钟,仅得5.2分,但他相信自己从未得到线年,梅尔文到海外打球,主要是在意大利,也到过土耳其、俄罗斯。但同时,父子之情也遭到考验。

他们并不常打电话,因为国际长途太贵了。布克说他们主要通过e-mail交流,但由于时差不同,他偶尔会感到沮丧。

“这很不容易。”布克说,“我只有在每年夏天时去密西西比州,才能和他待上两三个月。我当时很难理解,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也成为了一名职业球员。”

2008年,梅尔文为了儿子,拒绝了意大利阿玛尼米兰队的续约,选择退役,回到母校莫斯波因特高中担任校队助教,他希望把儿子培养成一名出色的职业球员。

但是,布克最初并不想离开母亲和朋友,而是上了格朗维尔高中。梅尔文不停地给儿子和古铁雷斯发短信或者视频通话,希望他们能接受自己的理念——如果布克想要成为篮球明星,就必须离开家园。

实际在布克上高一前,古铁雷斯就已经同意把儿子送到密西西比州,这让他觉得亏欠母亲良多。

“这令我备受折磨。”布克说,“对一个母亲来说,让她把儿子送到不熟悉的生父身边……是她抚养了我,能做到这点她真的了不起。”

莫斯波因特的生活氛围不同于大急流城,但梅尔文始终坚信,这里快节奏、强硬的篮球风格,会让儿子变得更好。

“我不喜欢这里。”布克说,“我没告诉过父亲,但我曾在电话里和母亲提过这件事。但我不喜欢放弃,我不希望让家人和朋友失望,我只是需要时间来适应。现在回头想想,我要感谢父亲,是他帮助我做出了人生中最正确的决定。”

布克在莫斯波因特和父亲朝夕相处了三年。大多数时候,他们谈的都是篮球。有时,梅尔文还会叫上朋友们和儿子过招。

布克现在已经把父亲当成他最好的朋友了。“为了培养我的竞争心,他付出了一切。即使我们一起打篮球游戏,也一定要分出胜负。”布克说。

尽管那时布克的投篮已经很好了,但梅尔文认为他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提高。布克的运动能力并非上乘,他需要具备很高的篮球智商。梅尔文还传授给儿子很多篮球场上的“诀窍”。

2013-14赛季,尽管布克经常遭到包夹,他还是能场均为莫斯波因特高中贡献30.9分,并成为校史得分王(2518分)。

高中毕业前,布克的前景炙手可热,他要在密苏里大学、密歇根大学、密歇根州大和肯塔基大学等几所名校中做出抉择。虽然密苏里大学是梅尔文的母校,但他并没有给儿子施加压力。最终,布克和父母达成一致意见,选择了肯塔基大学。

大一赛季,布克场均得到10分,三分命中率高达41%,并荣膺2015年东南联盟年度最佳第六人。之后,他和六名队友一起参加了当年的NBA选秀会。他坐在小绿屋里,父母都在身边陪着,最终他以首轮第13顺位被太阳选中。

那一刻,梅尔文激动不已。“我流泪了,我当时什么都没想,这很难解释,那一晚发生的一切令我毕生难忘。”

布克没有令人失望。他在2016年入选新秀一阵,成为太阳头号得分手,并被誉为“NBA射手新希望”。

“这对我来说意味良多。我记得德文小时候就说过,他希望以后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梅尔文说,“看到他把一切转化成现实,过程要比我们想象的快得多,而且他现在成就惊人。我了解德文,他不会止步,只会越来越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