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曼联在两项杯赛连克强敌打进八强,特别是欧冠1/8决赛客场逆转巴黎圣日耳曼后,临时工索尔斯克亚即将转正的消息在俱乐部内外传递。昨天英国媒体披露,索尔斯克亚的经纪人将与曼联就他的转正合同进行谈判。

自索尔斯克亚接替穆里尼奥,曼联好像换了一支球队。他们在英超连追十几分,一度抢回前四的排名。在索帅麾下打进8球并有4次助攻的拉什福德说,“作为曼联培养的球员,我重新感受到那份轻松和喜悦。奥莱(索尔斯克亚)来了后,你能感觉到每个人的变化。”

简单地说,索尔斯克亚带给更衣室的变化就是让队员们找回内心的骄傲。他跟弟子们说,“因为我们胸前的队徽意味着球场上的某种踢球方式,必须表现出来的俱乐部文化。”他相信队员能以正确的方式比赛并赢得胜利。

曼联的气质,曼联的血性,是索尔斯克亚骨子里的东西,这种传统是任何一份高价合约换不来的。记者德尔尼回忆,几年前欧冠资格赛的赛后发布会,自己走到时任挪威莫尔德队主帅的索尔斯克亚面前,告诉他自己是利物浦球迷时后者的回应,“他双眼死死盯着我,用一种不开任何玩笑的口吻回答我:‘如果早知道你是利物浦球迷,我就不会跟你握手。’”

即便是与更衣室一度格格不入的桑切斯,也被索尔斯克亚激发出曼联的血性。与死敌阿森纳的联赛,索帅安排智利边锋上场,就是利用对手球迷的挑衅,刺激弟子为自尊而战。正如他希望的那样,桑切斯用一粒进球回击了阿森纳球迷。

俱乐部里每个人都希望与索尔斯克亚多说上两句。通常早上7时30分他就出现在卡灵顿基地,与教练组一同用餐,并商讨当天和一周的训练计划。他不在自己的大办公室里开会,而是在教练会议室,当教练组讨论完毕,他会请队员们进来观看剪辑好的分析录像,听听他们的看法。因为这是他自己在曼联踢球时经常干的,“我常对教练(弗格森)说希望参加这些会议,他总是回答我‘没问题’。”

前台菲普斯太太得到了索尔斯克亚送的挪威巧克力;客场比赛结束,凌晨两点守候在劳利酒店的球迷仍能得到曼联教头的签名;干洗店老板收到的西服是索帅自己送来的。和卡灵顿,和老特拉福德,索尔斯克亚一点也不生分,仿佛就没有离开过。

“你们别叫我‘老大’,叫我奥莱。”他回到曼联的第一天,就这么关照俱乐部的同事,因为“这里只有一位‘老大’,阿莱克斯爵士(弗格森)。”而实际上,他的管理方式与弗格森很接近,知道哪些队员需要鼓励,哪些需要鞭策,哪些又不用盯得太紧。

技战术理念上,46岁的挪威人也和他的恩师一样灵活实用。对阵阿森纳,他在更衣室告诉弟子,我们当然要反击,因为对付阿森纳这是曼联的经典战术,“我自己也进过阿森纳一个反击入球。”

此前,曼联CEO伍德沃德已授权索尔斯克亚批准了费莱尼转会中超的交易,巴黎的欧冠之夜,索帅还和老板格雷泽见了面。如今,奥莱和教练组开始制定曼联今夏远东之行的行程。俱乐部准备将正印教鞭交到挪威人手里。“我感觉俱乐部希望我帮助球队,我必须接受这份工作。”回忆3个月前出任曼联临时主帅的情景,索尔斯克亚透露,如今已在考虑球队未来5至10年的计划,“我早就想过自己能为曼联做点什么,我觉得这也是我可以做的。”(新民晚报记者 金雷)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